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遇物语 >

梅花四弄

时间:2022-08-28 03:0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梅花四弄》(上)

命中注定的人生,你想逃避都好难,有人一生富贵,享尽荣华,有人是一贫如洗,三餐不继。有些人想有生之年娶一娇妻,却奈何孤家寡人终其一世,但亦有人一娶再娶,这些都可以话是天意弄人,事与愿违┅一个男人一生中,能成多少次亲?一次?两次?三次还是四次?

清朝道光年间,湖北魏家。

魏泰只有一个儿子魏元,这天,就是阿元娶妻的好日子。

魏元娶的,是王秀才的次女冰琴,这个闺女,知书识女,做得一手好女红,不过,要在洞房的那一刻,魏元才看清楚冰琴的样貌。

他揭开她的头巾,冰琴羞得粉脸绯红。

“娘子!”魏元有点惊喜,冰琴样子虽不是国色天香,但鼻尖嘴细,眼大面圆,亦十分可爱。

他把她一抱,两个人就滚落床上。

红烛高烧,春意融融。

“给我看一看┅”魏元手颤颤的解开她的裙带,他要看女体之秘。

“不┅脱光了衣服┅会着凉┅喔┅”冰琴双手抱在胸前。

魏元伸手一扯,扯下了她裙子的下摆,露出白白的腰,及深深的肚脐来。

“啊┅”冰琴面颊更红了,她双手一掩,就掩着自己的面孔。

魏元再伸手拉扯,她下身的遮掩物,就褪到小腿上,冰琴身上最神秘的地方,那两片赤红的阴唇皮就现了出来。

“哇!这么多胡子!”魏元俯下头去看,还捉狭的用手指去撩拨那块贲起的牝户。

“噢┅啊┅”冰琴两腿一夹,想夹起阴户,不让他再看的,她差点要哭出来∶“不要┅”

魏元今年十九岁,正是血气方刚,他对女体不单是好奇,还有一份欲望。

“我要看!”他双手扳开她的两条腿,这样,他的脸就更近她的阴户。

“唔┅好躁┅”他鼻孔闻到冰琴牝户发出来的气味,一个黄花闺女,下体不会洗得太“干净”,阴唇上留有少许“污垢”,就有鲍鱼之味。

“你┅你坏┅”冰琴娇呼∶“相公┅不要┅”她两腿有点抖。

“这是生孩子的地方,我一定要看清楚!”魏元将她的半截裙脱了下来,露出两条粉色似白的玉腿。

还有,就是冰琴那扎得小小的二寸金莲。

魏元的手摸在她的大腿上∶“真滑┅”

“噢┅啊┅”冰琴的身子不单是抖,她大腿还起了“鸡皮”。

“这肉缝这般小,孩子将来怎从这里跑出来?”他又用手去拨那两扇阴唇皮。

冰琴虽是娇羞,但下体被他不断用手指揩拨,倒流了些淫汁出来。

那牝户内变得油亮亮的。

“不许再看!”她扯他的头。

魏元嗅到的“”味,更浓烈了。

“怎么味道越来越浓呢?”他有点奇怪∶“娘子,你的脚也有味!”

冰琴是扎脚的,她的小足,裹得只有三寸,气味有点是从小足发出。

魏元一握,就握着她的金莲小足∶“我要剥光你的裹脚布看看。”

“不!”冰琴突然仰起身子,她双手一缩,就拖着魏元的颈,她红唇微张,竟吻落魏元的大嘴上。

“唔┅呀┅”魏元叫了一下,因为冰琴不单是吻,她还张嘴咬落他的口唇皮上。

“唔┅”魏元搂着她,四片唇纠缠在一起。

他伸出舌头、顶开冰琴的门牙,将舌头塞了进去┅

她亦伸长舌尖来迎,两条舌头互相撩拨不休!

他吞了几口她的涎沫,甘甘的。

冰琴赤裸的下体,不自主的扭了扭。

这刻,她突然有趐趐麻麻的感受,原来,是魏元小腹下的耻骨,刚好压征她的阴户上,她的阴唇微张,那小小的阴核恰好就凸了出来,被他耻骨压着,擦得两擦,她快感自生。

“唔┅”魏元推开了她,用手背抹了抹自己的嘴,他深深的透了一口气∶“娘子,你抱得我好紧。”

“唔┅不要!”冰琴呶小嘴,她粉面再度诽红。

“郎君你这处,压得我很舒服。”

魏元突然笑起来,他双手一探,就摸向她胸前。

“啊┅”冰琴身子又抖了起来,他的大手,正握着她两个椒乳。

“轻点┅你好粗暴┅”冰琴呻吟着,她浑身发软。

虽然隔着衣物,魏元的指尖仍感到她乳房的弹性。她两只乳房,虽然不很大,但柔软,他一手就几乎满握。他搓了两搓,掌心就感到她的两颗肉粒在发硬、凸起。

冰琴的乳房硬凸起来,魏元裤裆内的阳物亦硬了起来。

“我┅”魏元解开自己的裤带,他要掏出自己最“燥热”的东西,他将裤子扔到一旁,露出毛茸茸的┅

冰琴掩着自己跟睛,她想看又不敢看。

男人的阳具,不是“好看的东西”,她心头“砰、砰”的跳。

冰琴到底忍不住,她在指缝里还是偷偷看一眼。

“啊┅”她似乎有点吃惊,魏元下体有根紫红的东西斜斜昂起。

他的阳具有六寸长,龟头赤红色的,十分狰狞,在阳具根部是浓浓的阴毛,冰琴心里有点“不服气”∶“你那处的毛毛,比我牝户上的还多,你才是大胡子!”

魏元半侧着身,他握着自己的阳具,就要“捣”入冰琴那红红的肉缝内。

不过,他有点鸡手鸭脚,那赤红的龟头,挺了几下,还是“捣”不进去。

他龟头擦了几擦,有些白色的黏液分泌出来。

冰琴仍是双手掩面,身子有点抖动。

魏元有点喘气,他再用手扳开她的大腿。

那两片阴唇张得更开,露出蚌肉似的阴道来,那肉洞口仿佛“一张一闩”的。

魏元用手指扳着冰琴的阴唇,肉茎再用力的一挺。

“啊┅喔┅”冰琴叫了一声,她虽然看不到他插入的情况,但,她感觉到他阳具的前半截已经插进自己体内。

那是一阵阵灼热,说是痛,又不是痛。

“啊┅啊┅”冰琴腰肢扭了扭,想避开那份灼热感。

“你┅喔┅”魏元身子突然抽搐起来,他机伶伶的打了几个冷颤∶“噢┅娘子┅为夫┅没有了┅”

冰琴只觉得有些微温的液体,射进自己的阴道内。

“娘子,我丢了!”魏元傻兮兮的。

“呀┅呀┅”她羞得不知怎样答。

洞房春宵,新郎早泄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

魏元射精那一刹那,肉茎总算全挺了进去!

那六寸长的肉茎,冲破了冰琴的“篷门”,她破了贞!

那些白色的精液,有些倒流出来,但,先沿着冰琴大腿内侧流出来的,却是殷红的血!处女的鲜血!

魏元的肉茎在她的牝户内软下来,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滚睡到一旁。

冰琴伸手摸了摸大腿的内侧,有点滑腻,她在床头拿起早预备好的草纸,揩了揩牝户。

魏元的手又不规则的摸向她的大腿∶“娘子┅等下子我还要来。”

冰琴面孔一热,她还是拉起床尾一张被子,遮在赤裸的下体。

他的大腿伸了过来,搁在她的粉腿上。

魏元的小腿上,是长有下少脚毛的,他的腿揩来揩去,令冰琴有说不出的快感。她闭上眼睛,装出半睡着的样子,但,她的心还是砰砰的跳。

魏元躺了片刻,他的手又插入冰琴的衣襟内,去搓弄她的乳房。

他兜得阳具又再有“生气”!

“娘子!”魏元在她粉检上香了一口∶“你摸摸我的命根子!”

冰琴摇了摇头∶“妾身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

“我就是要你握。”魏元牵着她的手,迫她摸那根热烘烘的东西!

她的指尖碰到他的龟头。

“喔!”冰琴挣扎着缩开手,她不敢再握。

“啊┅”魏元的阳具被她的指尖碰到,那阳具忽的又昂了起来。

他又将冰琴压在身下。

“唔┅不要┅”冰琴口中虽是这么的说,但双手却按着他的背。

他的阳具又再次发硬,那不过是一顿饭的时间,魏元又要再“来”!

今次,他是“轻车熟路”,因为,冰琴的牝户是滑腻腻的,他握着一插,就全挺了进去。

“呀┅呀┅”她这次才尝到胀满的滋味!

他的阳具将她的阴道撑得宽宽的,冰琴蹙眉轻轻呻吟∶“相公┅轻┅轻一点┅”

他的双手挺起她的屁股,抽送了几下。

“哎┅”她的头摆来摆去,粗大的阳具产生的摩擦力,令她下体又麻又热。

魏元抽送了数十下之后,动作慢了下来。

他额上冒出汗珠。

冰琴低声的∶“相公┅你撑得奴奴下边好辛苦。”

魏元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娘子┅很快就会好的!”他又伏身下去,狼狠的抽插起来。

“哎┅哎┅”她幽幽的喘气,她不敢叫得太厉害。她出嫁前,母亲曾告诫她∶“只可默默的忍,假如呻吟高叫,你的夫郎会当你是青楼妓女。”

冰琴咬着嘴唇皮忍着。

她由少女变成了少妇,但亦挨到“破贞”的滋味。

“娘子┅”魏元的动作又慢下来,他又抽送多几百下,他又觉得阵阵甜畅∶“噢┅噢┅又来了!”

他疯狂地大力抽送多十几二十下,跟着,冰琴感到他的阳具在她阴道内微微的“跳动”,他虽然停止了抽送的动作,但阳具仍在跃动!

“噢┅啊┅”他紧紧搂着她,那些微温的液体,又喷入她的子宫内。

她动也不动,好让他的精液全喷进去。

“冰琴!”她记得母亲的吩咐∶“魏家就只得一个儿子,他们希望你早日帮他开枝散叶!”

冰琴搂住魏元,直到他的阳具在她阴户内萎缩。

六寸长的大东西,缩成三寸左右,魏元叹了口气,他有点累,滚到一旁,迷糊间就睡了。

冰琴用手搓了搓肚子,她感到小腹下是麻麻痛痛的。

魏元再醒来时,红烛已烧完,冰琴亦已熟睡了,房外,传来更敲响三更的梆声。

他很想再来一次,不过,魏元亦记得老父的训诫∶“行房之事,切忌连连,多做不止伤身伤精,人也容易萎顿。”

他摸了摸熟睡中的妻子,胴体那么滑、那么软∶“好!今天晚上再玩。”

七月初二早上。

冰琴首先起床,她洗过了下体,那里虽然有点红肿,还掉了不少毛毛,在温水洗涤时,阴道内还隐隐作痛,不过,她无悔,因为魏元是俊俏书生。她打扮了下自己,就准备到大厅给翁姑送茶。

魏泰亦一夜没好睡,他这么急替儿子娶媳妇,就是年头不好。

“长毛作反,随时会打到湖北来!”(长毛是大平军)。

早十天八天前,有人更说长毛的先锋,已经在湖北出现。

“魏元成了亲,可以携同妻子到京师去,北方没有长毛,比较安全。”魏泰打算给五百两银子,让魏元带冰琴到北京。

但,魏泰想不到,在魏元成亲的第二日县城就宣布戒严。

“今早县太爷接到报告,说有数千个长毛,正朝着这方攻来,县太爷下令动员城内每一个男丁登城作战!

守备派出军队,到每一户抓人。

魏泰想用银而行贿∶“我家魏元是个书生,又刚刚结婚,求求大老爷开恩。”

那个副将不为所动∶“魏老头,有银两我也不能保证有命使,县老爷连三个儿子都上前线。”兵丁就要闯内室抓人。

冰琴还未给翁姑敬茶,就被吓了一跳。

而魏元呢,还在回味宵来的风流,却给吵醒∶“不好了,县里派人抓壮丁了!”

魏泰和冰琴怎敌得过如狼似虎的兵丁,魏元在床上给弄醒,穿回裤子就给带走。

“相公┅”冰琴大哭。

“娘子!”魏元亦狂叫∶“我一定回来的。”

魏元被带到城外十里处,他因为识字,被留在营内做文书。其他的壮丁,凑杂成军就准备抵抗长毛军。

“这长毛军中,有一股全是女的,听讲是由一个姓洪的淫妇带领,打起来比男人还凶。”军中有这么的传说,这次攻城的,尽是长毛女兵。

魏元只惦挂着城内的父母及妻子,因为有消息说∶“有几路长毛来攻,有一路已攻进县城了。”

魏元急如热锅蚂蚁!但,他的焦虑很快变成恐惧。

当日傍晚,长毛军队开始越山进攻,长毛有洋枪、大炮。县城的清军,抵挡不了,两个时辰内,防线就给攻破。

“杀┅杀呀!”长毛来的不尽是女兵,清军及民兵被斩瓜切菜的,只恨爷妈生少了两条腿,他们全线崩溃。

魏元混在乱军中,向县城力面败逃。他走得比较慢,途中被长毛的先锋营追及,有人朝他头上放枪,魏元只感手臂一痛,就失了知觉┅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魏元才悠然转醒。

他左臂中了流弹,流了不少血,不过,已经有人给他包扎,他躺在军营内,脚上铐了脚镣。

“清军之中,只有你最顺眼!”一把女声在魏元耳边响起。

一个健硕的妇人站在他跟前,她大约二十五、六岁,腰上有佩刀。

她浓眉细眼,骚姣中亦含有一股英气∶“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魏元┅”魏元有些紧张∶“我在哪里?县城呢?”

“哈┅县城已给天军攻破,城里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妇人手按刀柄∶“我在死人堆里发现了你,才把你救回来!”

“你救我干什么?”魏元“呜、呜”的哭了出来。

“我看上了你。”那妇人一点也不觉得羞愧∶“我准备和你成亲。”

“不成!我已经有妻室。”魏元摇头。

“城己攻破,你娘子不是已被奸杀,就是一早自尽,你何来妻室?”妇人“吃吃”

的笑着∶“我吕红玉看上了你,是你的福气,假如你不听话,我一刀宰了你!”

魏元呐呐的∶“你要带我往哪里?”

“攻陷此县后,我们班师回天京(南京),你跟我到那处去,好好的做我的夫婿,我们讲的是男女平等,你跟耆我吕红玉┅”妇人抛了个媚眼∶“包管有吃有住。”

魏元想到冰琴、想到父母,又再次哭起来。

大平军攻破县城,掳了些男女财物,果然向南撤回。

魏元混在军中,伤势亦慢慢康复,他从太平军一些下人口中,知道吕红玉是先锋。

“这婆娘骁勇善战,可惜就淫了一点。”那个下人悄悄的∶“已经有两个男的,给她坑死了,就扔落山涯。”

魏元吃了一惊∶“那┅那我怎办?”

“看她什么时候春情勃发,拿你们来榨汁啦!”

魏元吓得心砰砰跳。

“我给女人做‘面首’,办不到,大丈夫宁死不辱。”魏元咬咬嘴唇,他没有见吕红玉三天,跟着的一晚,就有兵丁提水叫他洗澡∶“吕先锋今晚有需要啦┅”他们笑得很诡异∶“白面书生果然是占先一点┅哈┅哈┅”

魏元洗过澡后,被带到后营。

“你来了!”吕红玉坐在一角。

此刻,她梳了两髻,身上只有一袭蓝色的长袍,包得紧紧的,可以看到她的乳房及小腹凸现出来的轮廓

“魏元,来,喝酒!”她伸手一拉,将魏元搂入怀内。

“喔┅”魏元触手之处,是充满弹性的肌肉。

吕红玉和冰琴不同。冰琴是肌肤滑腻,肉质细密、白哲;红玉是肉粗,浑身充满弹性,肤色较黑。

不过,她身材差不多有魏元的高低,一手就摸落魏元裤裆上∶“你的东西不小哇!

就凭这么大,我才把你救回的。”

“我┅”魏元吓了一跳∶“你┅”

吕红玉站了起来,脱下袍子∶“你有一个多月没有看过女人吧?”

她的袍里面是什么东西也没有的,她有一对笋形的大奶子,不过奶子有点下垂,奶头是暗黑色的一大片。

吕红玉小腹微凸,下边是极浓的阴毛。

她倒了杯酒∶“来,喝。”

魏元不敢不从。

吕红玉酒量十分大,她连喝了两三杯,魏元望了一眼,吓得不敢再看。

他以为冰琴的牝户上有“大胡子”,想不到红玉下边更利害十倍。她的黑毛更浓更鬈曲,差不多将整个牝户遮着。

“我们天国里,男女是平等的,男人可以娶女的,同样,女的也可以娶男的。”吕红玉将魏元的衣领一提,把他提起∶“我今晚睡不着,我要你慰借我!”

魏元被她推向营的左角,那里有张软榻。吕红玉将他一推,跟着,两人就躺倒在软榻上。

她胸前两个肉球,压住魏元心口,他从来没有想到女人会这么大胆的,一时间不禁呆住了。

但,她的手更大胆。

“喔┅啊┅”魏元轻叫起来,因为,吕红玉的手,握着他的命根!

她是软软握着他的阴囊,跟着,就沿着阴茎的底部往上扫。

“喔┅你┅”魏元想推开她∶“不要脸的荡妇!”

“拍、拍”吕红玉的手缩回,她左右开弓,打了他几个耳光∶“谁是荡妇?”

魏元不知那里来的勇气∶“干为天,坤为地,哪有女的┅”

吕红玉笑了起来∶“男人一定要压在女人上面,这是什么经言教的!”

她双手一探,大力的抓着魏元的阳具∶“你的东西是要给我欢乐,不然,我一手就可捏死你。”

“哎唷┅哎唷┅”魏元痛得面青唇白,他的两粒小卵被她抓着,令他冷汗直冒。

“你这个文弱书生,打不过我,就要乖乖的顺从我。”红玉的手又放软下来∶“这么大的宝贝,就是荡妇方会欣赏。”

她露出媚笑,跟着要解魏元的裤头带┅

“哟┅好大的东西!”吕红玉捏着魏元的阳具,爱不释手∶“不止六寸的家伙┅”

她除了握着他的阴茎外,手指又玩弄他两粒小卵、他的的龟头,笑着说道∶“不知是否中看不中用?”

魏元的脸一热,他是头一次被女人摸玩阳物,他虽然尴尬,但血气方刚的他,那话儿很自然的就勃起。

“哟!”吕红玉媚笑怪叫起来∶“哗!又长了些┅哎┅真妙┅”

她双手又搓了搓他的阴茎∶“来┅我给你亲一口!”

她狂暴的扯下他的裤子。

魏元闭目,心中不断的念佛经,他想将欲火压下去,想把已怒昂起的擎天一柱,软化为小虫。

不过,他想压也压不了,红玉的手,已握着他的阴茎,那两片热热的红唇,已碰上他紫红的龟头上。

“噢┅”魏元双足一挺,不自觉的呻吟起来∶“不┅不要┅”

红玉没有停止动作,她舌尖微伸,就舔落在魏元龟头的马眼上。

“啊┅”他脸孔发烫。

那巨大的肉棍儿,昂得更高了。

“唔┅好香┅”红玉的双唇,咬着他的龟头,慢慢的啜了两啖。

她的鼻息喷出来的气一吹在他的阴茎上,令到魏元似有一团火在丹田内游走。

“妈的┅我┅我要干┅”

他心中按捺不住了,他不被吕红玉“淫辱”,又舍不得她放开口。

“唔┅”红玉的舌尖舐遍他的龟头几百遍,她淌出来的口水弄得他两腿湿了一片。

“啊┅哎┅”她加快了吸啜。

“噢┅哎┅我不成了┅”魏元突然掩脸狂叫,他双足直挺,屁股抬高。

伏在他小腹下的吕红玉,似乎知道是什么事,她再用力一吸┅“噢┅”魏元只觉浑身趐软,有说不出的畅快,他打了几下冷颤,精液就射出。

“唔┅”吕红玉闭目就吞,她将他射出来的每一点、每一滴都吞进肚里去。她象吞下“琼浆玉液”似的,一滴都不漏。

魏元身子抖了几抖,他觉得自己喷出来的精液,似乎比洞房那夜还要多!

吕红玉“吸”光他的精液后,再舐干净他的龟头。

“你的东西不错,甘甘的!”她用舌头舐了舐口角∶“我上阵杀敌,很多男的都打不过我,就是因为我喝了这些!”

吕红玉又将魏元推倒躺下∶“你很强壮,我十分满意,况且,这东西还有用┅”

她一伸手,又握着魏元的命根!

泄了精后,他的阳具缩得只有三寸,红玉一手就可满握∶“这宝贝不错。”她轻轻的又搓弄起来。

魏元难过得要命,他内心几乎哭出来∶“我┅我是不是变了一头奶牛?”

红玉搓揉了他的阳具片刻,突然把阴户凑在他的面上∶“来,舐我!”

“噢┅”魏元怪叫了一声,他急忙扭头!

他只闻到一阵阵的骚味从红玉的阴户里传出,而她那浓密、鬈曲的阴毛,几乎将他的口鼻都封住,令他透不过气来。

“啊┅”红玉发出蚀骨的叫声,她的身子蹲坐得更低了,魏元摆头时,嘴唇揩着她的阴唇,使她有快感。他要呼吸,不能不用手托着她的屁股。

“舐我!”红玉又命令∶“快┅”

魏元不敢不从,他闭着气,伸长舌头,舐到黑黑的毛上┅他只舐到她鬈曲的毛毛,有好几根“毛”,一掉进他的口内,就“浆”在他的舌头上,他侧头吐了出来┅

红玉再张开大腿,她露出紫红色的肉缝来!

“伸进去舐┅”她的声音有点发抖。

“唔┅噢┅”魏元只感到骚味加剧,十分剌鼻,他把心一横∶“好,我就要你挨一挨粗棍子,要你求饶!”

他的舌头够粗糙,舐了几下,红玉有反应了。

“噢┅啊┅”她抖了抖,牝户内流出一些带微黄色的液体来。

这些淫汁很腥,魏元不肯吞下肚,他猛地推开红玉∶“我不要!”

她身子虽仰倒,但红玉一弓腰,马上弹起,她左右开弓,打了魏元几下耳光!

“敬酒你不吃?”红玉伸手在柱上一拔,拔出长剑。

魏元想反沆,但他到底是个书生,红玉长剑连挥,在他臂上划上两道小小伤口。

“你不服从我┅我割了你的东西。”红玉的剑尖对着他的小腹∶“让你做鞑子的太监。”

魏元倒抽了一口凉气,他软了下来。

“嗖!”的一声,红玉的剑一挑,削下魏元一大片阴毛。

“不,不要杀我┅”魏元吓傻了眼。

“跪下来,给我好好的舐!”红玉仗剑站到地上。

魏元双膝发软,他脆了下来,双手搂着她的大屁股,将口再贴到她的牝户上。他已经忘记了腥骚味,只是大口、大口的舐在红玉的肉唇上。

“唔┅这才是嘛┅噢┅”红玉将剑扔到老远。

魏元十指抓着她的屁股,口、鼻都插进她的阴户内,他吞了不少她的阴津。

红玉的阴液是黄黄白白、滑滑潺潺的,他吞了不少后,一阵恶心,很想呕。但,他怕红玉这贼婆发起怒来,会一刀杀了他。

“噢┅噢┅”红玉被他舐了一顿饭的时间,似乎亢奋了,她双手按着他的头,双腿紧夹着他的上身∶“噢┅我吃了你的┅你也吃了我的┅噢┅抱起我┅”

魏元颤颤的抱起她,两人又滚到榻上,她的手又轻柔地握着他的阳物。

红玉的手指虽然有茧,但搓弄他的命根峙,不消片刻,就弄到魏元心神亢奋,他的东西已经斜斜的昂起。

“你虽然未和我拜堂,但┅你已是我的男人┅”红玉突然蹲在他的肚子上。

她两腿张开,那条肉缝大开,她朝着魏元的龟头就是一坐┅“吱!”的一声,她的牝户就吞噬了他整根阳具!

“雪┅雪┅呀┅痛快┅”红玉扶着他的胸,眉丝细眼的∶“真好┅呀┅呀┅”

魏元只觉得她的肉洞比较宽,不象冰琴的紧,但宽松起来,却仍很舒,这就象穿鞋子一样,新的鞋,总是刮脚跟的,但穿过一两次后,就会变得舒服。

魏元就有这种感觉。

他看到眼前的另一奇景。

红玉两个笋形的乳房,垂了下来,她身子往前抛动时,两只奶房就前、后、左、右的荡来荡去。

他忍不住了,伸起手就狠狠地握着两只笋子,他很大力,指尖都嵌进她的肉内。

“哎┅哎┅”红玉开始嘶叫起来。

她象骑着战马一样,身子往前倾,不断的起伏着∶“噢┅噢┅”

魏元心里就忿忿不平∶“男女交欢,多数男在上、女在下,这才叫干坤合位,这┅这贼婆不顾阴阳调和┅”

他心里虽有点怒气,但,他不用花费气力,却又十分舒服。

“你┅你不要早泄┅否则┅我┅我┅我杀了你┅”红玉骑着他,摆动得越来越急。

魏元只觉得自己的龟头,似乎被一团嫩肉所裹,这嫩肉还会渗出水来,磨擦他的龟头,令他十分舒服。

而红玉越骑越急,她牝户流出来的淫水就越多,魏元的肚肉上都是水渍。

这些水,带着一股躁味,十分腥。

红玉星眸半启∶“哎┅哎┅好大的东西┅好舒服!”

她身子突然左、右的扭了两扭。

“啊┅啊┅”魏元突然觉得一阵甜畅,他口颤颤的∶“哎┅我要丢了┅啊┅”

红玉此刻没有怪他,她反而怪叫∶“你丢吧┅啊┅我┅我也不行了┅”

魏元打了几个冷颤,精液就朝着她的子宫直喷┅

红玉伏在他身上,不断的喘气,这次交欢,两人干了有半个时辰,她自然是淋漓万分。

魏元的阳物在她的牝户内缩小,他喷出来的精液,大部分是倒流出来,流回他的肚皮上的。

红玉似乎不想浪费点滴,她身子往下一缩,伸出舌头来,将洒在元肚皮上的精液,舐了一个干干净净。

“你先睡一睡,等一会,我还多要一次!”红玉说完,爬下睡榻穿回衣裤∶“我现在要去巡营,一个时辰后回来。”

魏元觉得被悔辱一样,他此刻差点想哭出来∶“爷、妈、娘子┅我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他身上遍是骚味,但又无水清洗,那些淫汁很快在他肚皮上干了,十分不舒服。

魏元躺在榻上,他越是不去想,就想得越多,他想到长毛军(清人叫太平天国军队做长毛)入了县城,冰琴被四、五个乱兵扒开大腿,他们泄有血渍的手,摸落她白雪雪的大腿上,抚弄她白雪雪的双乳┅

“我要回去找他们。”魏元爬下床来,他要逃出军营。

但,这是先锋主将吕红玉的营,守卫十分严密,魏元从内往外望,火把通明,兵丁荷枪林立,他知道逃不得。

魏元爬回床上,胡里胡涂就睡了。

说也奇怪,这一夜、吕红玉这贼婆再也没有回来,因为她虽然打胜仗,但,清兵在整顿后,有数千骑兵就向她们反击。

吕红玉的手下得到军情∶“鞑子的马队,最快明日就到,我们何不设伏,布一个无形陷井,杀光他们!”

“不!”吕红玉提出异议∶“我们停下来布防,鞑子骑兵可能不中计,假使他们绕过我们前边,再回头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这才危险!”

吕红玉望着地图∶“我们加快走,连夜赶路,只要过了江,那处是洪宣娇的太平军(洪秀全天王的妹)屯军之处,然后,区区几千骑兵,我们可以一口的吃了他!”

所以,魏元睡到四更,就被唤醒上路。

吕红玉在前带队,魏元算是“家眷”,被留在队伍后方,虽然赶路赶得辛苦,但他却庆幸没有再被吕红玉淫辱。

他们走了两天,终于过了江。

迎接吕红玉的,是洪宣娇,她叫红玉做“大姐”十分亲昵。

“我掳了一个书生,十分英俊,我希望妹子能替我做媒,好让我成亲。”吕红玉求洪宣娇。

“好呀!俊男!我也想看看,等一会,你带他来我的军营。”洪宣娇淫笑。

魏元就是这样初遇洪宣娇,他心头一荡。

《梅花四弄》(下)

这洪宣娇比起吕红玉,好看得多,虽然穿着戎装,但她的脸漂亮,肌肤亦白,论样子,宣娇比冰琴更美┅

魏元拜见宣娇时,心中想∶“想不到长毛军中,有此美女!”

洪宣娇亦对魏元连连打量,暗想∶“红玉这个骚婆,掳得这么俊悄的郎君,据说,还有过人之长┅”她的目光瞟过他的裤裆∶“似乎有根长东西┅哗┅”

魏元被留在洪宣娇的营内。

洪宣娇命令吕红玉∶“清军的骑兵追来,正是自投罗网,大姐可以领兵前往江前布防,我就做后盾,咱们的兵力近万,几千个骑兵,你一定可以将他们反咬一口,统统吃光!”

“大姐只要消灭追来的清兵,打了胜仗,妹子自然可以主持婚礼,好事成双!”

洪宣娇说得轻描淡写,哄得吕红王连连点头。

她真的领兵去迎堵清军,魏元做梦也想不到这是一布局!

他在傍晚时,被几个女兵带到一间大房子内∶“你洗干净,天王之妹要见你。”

“洪宣娇要见我?”魏元有点摸不着头脑。

就在这时,女兵已七手八脚剥下他的衫裤。

“喔!那东西真大!”

“哗!我要摸摸看。”

几个女兵的手,都摸到他胯下。

魏元的面又红又烫,他忍不住了∶“不准摸,你们当我是什么?”

一个女兵拉了拉他头上的辫子∶“一只雄马,给女人骑的雄马。”

魏元挣脱她们,慌忙的爬进浴桶内,他要洗清身上的秽污。

几个女兵望着他淫笑,有人还向他抛媚眼,魏元感到不寒而悚。

“我不要做女人的玩物。”他握着自己的阳具,想把是非根扯了下来似的。

“快!起来,女主人久等了,我们要捱骂的。”两个女兵扯起他。

她们提着魏元的辫子,把蹲在浴桶内的他提起。

他换上干净的袍子,蒙着眼,被带进一间大房内。

这里,似乎远离军营。

房里有张大床。

“先喝一杯酒,女主人就来见你。”一个女兵递给他酒杯。

魏元胡里胡涂的喝下,他有点晕眩。跟着,女兵就扯去他的衣服。

魏元赤裸的伏在床上,他感觉羞耻。但,他没有轻生的勇气。

这时,他看到洪宣娇。

她一进房,女兵就躬敬的退出。

洪宣娇坐在床上“吃、吃”的媚笑∶“你叫魏元,海陵人?对不对?”

她的手,摸在他的胸膛上。

他呐呐的,很自然就用手掩着阳具。

“你跟着我,保证有好日子过!”洪宣娇拨开他的手,摸在他的阳具上。

魏元打了个冷颤,他闭目不言。

洪宜矫的手很滑,换在他的阴茎上时,掌心的热力,烘得他好舒服。

她的指头轻柔的抚摸他的阴囊、睾丸,然后握着他的龟头。

魏元哎了一声,他感到丹田有团火,他的阳具很自然的就昂起。

他的龟头,很自然的分泌出一些滑滑的液体来,这些滑液,弄湿了宣娇的手心。

“嘻┅”她突然俯下头来,那尖尖挺挺的鼻子,就去闻他龟头上的气味。

她的鼻尖,揩在他的嫩肉上时,魏元又抖了抖∶“不要┅”

洪宣娇没有停止,她深深的在他龟头上嗅了几口∶“你很壮健!”

她说话很温柔,但讲话时喷出来的口气,呵在他的龟头上时,魏元的阳具又往上昂起┅

他的肉茎开始膨胀、发硬,阴茎的筋脉,亦露了出来。

洪宣娇的手,只能握着半截,魏元的肉棍起码有八寸长。

洪宣娇突然张开嘴,在他的阴茎上,轻轻的咬了一口∶“果然是根宝贝,普天下的男子,有你这么长的,并不多见,吕红玉果然识货。”

她咬完后,又在阴茎上吻了吻。

“你┅你想把我怎样?”魏元鼓起勇气∶“我┅我不愿做你们的玩物!”

“不是玩物,是面首!”洪宣娇的手,转到他的小腹上,她轻抚着他的阴毛∶“满清的皇帝,后官有几千个女人,我为什么不能有多几个的男人?”

她突然又握着他的阳物∶“只要你能满足我,我才舍不得把你杀掉!”

“刚才我给你喝的,是‘金枪不倒酒’,你的东西就似金枪不倒。”

洪宣娇说完,就站了起来,脱去身上的衣物。魏元从下往上望,就看到一具似雪般白的胴体。

洪宣娇的牝户很大,阴毛不太浓密。她的乳房明显地比红玉的小,只像半个碗子似的大,不过就很浑圆。

她的奶头很细粒,乳晕几乎没有,那两点像黄豆似的乳蒂,已微微凸起。

她的腰肢幼而长,她是天足(没有扎脚)的,大腿不算粗。

“看清楚了没有?”洪宣娇媚笑了一下∶“你知不知道,我第一眼就看上你。”

魏元呐呐的∶“我┅我有什么好?”

她捉着他的手,按到她的乳房上∶“你自己不知道?你有天赋异禀。”

她的乳房很滑、很软,虽然没有冰琴和红玉的结实,但触手之处,就象丝一般滑。

洪宣娇一只大腿伸到魏元的小腹,她用大腿不断碰他的阳物。

她的手摸在他的胸膛上∶“你只要中看中用,我不会难为你的。”

洪宣娇的嘴,吻在他的胸脯上,她的舌头,不停的在他的奶头上撩来撩去。

魏元吸了口气,他眼角泛出泪光。

洪宣娇没有留意,继续抚摸他的胸部,用舌头舐他的胸肌。

她的手是捏着他那根粗大的阳物,她用他的龟头不停的在她的牝户外摩擦,他的龟头有时会放在她的肉缝上。不过,她没有将他的阳物纳进自己的牝户内,她似乎认为,魏元的阳物,还不够硬似的。

长逾六寸的东西,硬起来当然十分吓人,那会象一个黄瓜似的大!

魏元被她摸多了,他亦忍不住伸手捏着她的奶房。他猛地一挺腰,跟着张嘴,就将洪宣娇的一颗奶头含在嘴里。

魏元想象自己少时,躺在母亲怀里啜奶的情景。

她伏下身子来,让魏元尽情吸啜着她的奶。

“唔┅啊┅”洪宣娇的鼻尖,有些汗珠冒出。

他大口大口的啜着,她的奶头已发硬、凸起,她的呼吸亦越来越急促┅洪宣娇的髻已松了,她变得狂野起来,就象吕红玉一样,她突然就坐在魏元的小腹上。

“天!又是女的压着我┅”魏元暗叫了一句,跟着,他就感到她的手握着他的肉棍子,往她的牝户内一塞。

魏元很自然地将腰向上一挺,这样,他的巨大阳物,就可以全送进她牝户内。

洪宣娇的牝户很大,魏元那么粗大的阳具,插了进去,还有半寸多的空隙,而冰琴和红玉牝户都没有空隙的。

洪宣矫身子向后一仰,开始前后、左右的摇动起来。

“啊┅啊┅”她轻轻的呻吟,但动作就很大,她两只奶子不断抛荡着。

魏元两眼半闭,他双手高举,抓着她的两只奶子。他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将她的奶子抓得满是淡红的指印。

“呀┅呀┅”她双腿夹着他的腰,不断的摇∶“真好┅”

魏元忍不住了,他突然一翻身,就将洪宣娇压在胯下。

他举起她的一条腿,这样,她的牝户张得大一点,他狠狠的就挺入、抽送∶“我要捣死你!”

“噢┅噢┅”洪宣娇双双半闭,口角流出口水来,她不断呻吟∶“深一点┅啊┅”

魏元咬着牙龈,只是狠狠的挺,他心中并无爱怜之意,只是想着∶“我要捣死这个淫妇!”

他狠狠的又插了十馀二十下。

“噢┅啊┅”洪宣娇双眼翻白,她口颤颤∶“你果然有本事┅啊┅”

魏元的巨棒在宣娇的肉洞内左拌右插,她牝户内流出的淫汁越来越滑、越来越多。

“啊┅小哥哥┅你把我的骚穴┅顶得舒服┅哎┅哎┅”

洪宣娇叫得两叫,突然双腿夹着魏元的腰一扭,她牝户内的嫩肉随着腰肢扭动,就像“咬”着魏元的龟头似的。

魏元只感到龟头趐趐麻麻,假如他心存情欲之念,自然是抵受不了,精如泉涌。不过,魏元只当胯下的美色是“仇寇”,洪宣娇这么一夹,亦夹不出他的精液。

洪宣娇连扭几下腰,魏元仍是一柱擎天,他趁她动作一停,又狠狠的插多几下。

“哎┅哎┅不成啦,我泄┅我泄了┅”洪宣娇突然仰起头,在魏元的膊头大力的咬了一口∶“你好猛!”

跟着,她好象要晕过去一样,手脚发抖。

魏元只感到她花心喷出一股“热流”,这热汁比她的淫水“暖”,而且更滑更腻。

这些“阴水”流过魏元的龟头,沿着他的阴茎,往牝户口流,弄得她屁股下湿了一片。

洪宣娇“晕死”的时间很短,她很快就醒过来,叹了一声∶“吕红玉有这么好的货色,我真羡慕!”

魏元心中冷笑∶“我还没有射精呢,你还要多死一次才成!”

他插在她湿淋淋肉洞的巨棒,又开始抽送起来。

洪宣娇突然媚笑∶“好哥儿,我要在上,让你享受极乐!”她身子一翻,就把魏元反压在身下。

魏元感到不是味儿,他仿佛又想到吕红玉压着他的“气味”。

洪宣娇掠了掠秀发,她扶着他的肚腩,身子左右的扭动起来∶“噢┅噢┅你还是似根铁棒。”

她不象吕红玉那么“粗暴”,同时,她的牝户内太滑了,动得太快时,魏元的肉棍很容易滑出来。

她“抛、筛、扭、夹”一招又一招,魏元只觉龟头十分受用,她牝户内的嫩肉擦着他,加上她喘息着∶“噢┅啊┅啊┅”,他开始觉得支持不了。

洪宣娇两只白白的奶子,在他跟前摇来晃去,她两粒腥红的乳蒂,就象两颗枣子一样,令人垂涎。

魏元觉得口渴,他想到自己年幼时,啜着妈妈的奶头时,就有甜美的奶汁流出来。

他吞了口涎沫,突然仰身而起,一张嘴就含着洪宣娇的一颗奶头,大口大口的啜。

“噢┅你┅啊┅”洪宣娇不禁娇呼起来,她两腿一伸,牝户仍套着着魏元的肉棍,但双手就搂着他的脖子∶“好哥儿┅你┅你就多吃几口吧!”

她口颤颤的将双乳紧贴着魏元的口脸,他闻到的,是阵阵的乳香。

他起劲的啜,但,洪宣娇的奶头只是发涨发硬,却没有奶汁流出,他几乎将她奶头的皮肤吻脱一层似的。

洪宣娇突然象狂了一样,她搂着他,下身不断摇摆∶“哎┅你真行┅我又来了┅”

魏元只感到她两扇阴唇皮在自己阴户外揩来揩去,而洪宣娇就象“大病”似的,杏脸抽搐,口中呻吟喘气∶“噢┅噢┅来了┅”

他突然亦感到龟头有阵甜畅,他“噢┅噢”的叫了两声,小腹下却是发狂了的似的抽送∶“我也丢了┅呀┅”

在一声相互的怪叫声后,他浓浓的精液,直射入洪宣娇子宫深处。

那个洪宣娇这时身子一仰,往后就倒扑在榻,玉手轻揉着牝口,面上显出满足的神情∶“魏元,你跟了吕红玉,简直是浪费,那婆娘只懂得打仗┅男女的事嘛┅她是牛吃牡丹!”

魏元呆在一角,不懂怎样做。

洪宣娇的手,这时摸到倒流出来的精液,她用手指撩了一些,放到嘴内去吮∶“魏元,你很精壮,从你射出来的东西就知道。”

“男人体质差,精液都有微微的酸腐味┅”洪宣娇将食指放入嘴里吮了又吮∶“你的东西甘甘的┅最适合做我面首!”

魏元鼓起勇气∶“我不是给女人玩的。”

“哈┅哈┅”洪宣娇笑了起来∶“难道女人生下来就是给男人玩?”

“曾国藩这老贼的‘教论’害人不浅!”洪宣娇爬了起来∶“男人可以三妻口妾,女人就不得!”

她穿回袍子∶“吕红玉去伏击清兵,起码要血战三、五天,这些日子,我要好好的玩玩你!”

她束上袍带,推门走了出去。

魏元跪在绣榻上,眼泪流了出来∶“这是个什么世界?”

但他想了片刻,亦下床穿回衣服。他从门缝往外望,只见女兵荷枪佩剑,魏元到底是个乡下书生,吓得不敢莽动。他爬回榻上,迷迷糊糊就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有女兵送上饭菜,原来这是晚饭时间。魏元老实不客气,吃了个清光,连一壶“白干”也全喝下。

那酒下肚后,他只觉丹田发热,下体就象烈火燃烧一样,他脑海中不期然泛起了冰琴赤裸的样子。

“娘子┅”魏元耳赤面热,他不期然搓着阳物,那根巨棒已斜斜昂起∶“女人┅我要干她一个痛快!”

魏元捏着自己的东西时,门被推开了,来的是洪宣娇。她手上拿着一条挂在狗头子上的狗带,身后是几个比男人还粗壮的健妇。

“把他的头套着,绑在柱旁。”洪宣娇向健妇吩咐。

魏元被人当狗似的绑着脖子。

“你刚才喝的酒,是加了春药的,这药叫‘三天不倒’,在这三天内,假如没有女人,你就会口鼻流血而死!”

洪宣娇挥手叫退了健妇,然后媚笑望着魏元∶“红玉打胜仗回来时,她的男人已经被我榨得象副骨头了┅哈┅”

魏元挣扎着∶“你好狠毒。”

洪宣娇媚眼一抛,慢慢卸去身上的裙子,她内里是什么也没有穿的。那白雪雪的胴体、两只浑圆的奶房、毛茸茸而贲起的牝户、还有那修长的双腿┅魏元只觉得一股的冲动,他好想扑上去,扛着洪宣娇就尽情蹂躏她,可惜,此刻他像“狗”似的被绑着,只有发硬的阳具!

洪宣娇又淫笑走近∶“脆下!”

她手上多了一条马鞭,魏元的动作慢了一点,背上就挨了一鞭。

他跪了下来,仰头就可望见她的的阴户。

“来!男人,舐我的脚!”洪宣娇拉了拉他头上的狗带。

魏元不敢不从,他伸出舌头,舐在她的脚背上。

洪宣娇是天足的,她的脚板很大。

“嘻┅嘻┅”魏元的舌头从她的双脚一直舔上她的小腿,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搂着她的脚越舐越起劲,魏元眼睛是望着她的牝户。洪宣娇的女阴是桃红色的,阴毛不算凌乱,阴唇像两扇门,打开着肉洞的入口。

“噢┅你可以往上舐!”洪宣娇的双脚分了开来。

他可以望到肉洞中间张开,她的肉洞是湿濡的,虽然有一股腥味,但魏元的嘴仍是凑了上去,他的唇吻在她另一张“唇”上。

“啊┅”洪宣娇呻吟了一声,她身子往榻上一卧,魏元见了跪在床边。

她将一条腿搁在他的肩膊上∶“来嘛,不要停!”

魏元眼中红筋尽露,他的欲焰如火激烈。他的嘴再次巾在她的小腹下,他突然张口就咬在她的牝户上。

“噢!你咬我!”洪宣娇呻吟大叫。

魏元这一下咬得并不大力,但咬在她的嫩肉上,似乎给她带来新剌激。

“好,你就咬吧。”洪宣娇松了他颈上的狗带,接着将身子趴在床上,她指着自己的洞口、肥厚的屁股∶“你要咬,就咬这处。”

魏元真的咬下去,他一口一口的咬着她的屁股,洪宣娇一边呻吟一边笑∶“噢┅哎呀┅”

她雪白的屁股,很快就弄得红红的。

“你要男人?我┅我来了!”魏元掏出他的大阳具。

“来嘛┅你┅你还等什么?”

洪宣娇眉眼如丝,她故意高耸起屁股,在白白的屁股中央有条红红的肉缝,好似花般的鲜艳。他捏着肉棒,就朝红彤彤的地方一塞。

“哎┅哎┅”洪宣娇叫起来∶“捣死我┅哎┅”她的肉洞内已经是十分湿濡,魏元的阳物一插就顶到底。

他扶着她的屁股,快速的就插了十来下,魏元这时,只觉下面“硬”得十分难受。

“啊┅”宣娇咬着牙,屁股不断迎凑∶“来嘛┅捣死我┅”

“你这淫妇┅”魏元将心底的话叫出来∶“我捣爆你┅插死你┅”

他巨大的肉棒将她肉洞口撑得更阔,他每一下都挺到最底处,直撞到她的子官颈,弄得宣娇痕痒难禁,已喊叫不出来。

“我要捣死你!”魏元怪叫,又连续的捣了几十下,直插得洪宣娇闷哼连声。

“死!死!”他象一头疯狂了的野兽。

“哎┅哎┅够了┅够了,换一个姿势。”洪宣娇喘着气∶“我要在上面。”

她趴前一步,站了起来,单手揉着阴户∶“你乱冲乱撞,肚子都瘀了。”

她突然拾起马鞭,没头没脑就打在魏元身上∶“你虽是我的‘面首’,但要听我的话,明白了没有?”

魏元被她没头没脑的打了十多鞭,身子虽然痛,但他不敢还手。

洪宣娇打了二十多下,突然又停下了,媚笑着说∶“来,乖乖的躺着!”

她的手轻揉地抚摸着他身上的伤口∶“痛不痛?”

魏元不知怎样回答。

宣娇柔声∶“在床上,我才是主人,知道吗?”她的手一抄,又握着他的阴囊。她的手轻柔的搓着他两颗小卵,魏元饮下的春药又在体内发作。

宣娇摸着他的肉茎∶“小宝贝,我舍不得打你┅”

魏元的阳物又昂了起来,他那红红的大龟头,油亮亮的,她的手指这处摸摸、那处搓搓,很快,魏元舌燥口干∶“噢┅”

洪宣娇扔下了马鞭,一手握着他的肉棍,狠狠的蹲坐下去。

她先用他的大龟头在牝户外左揩右抹,弄得龟头更油亮,她的阴户内亦流出不少白涎来,弄得阴唇上都是水抹抹的,宣娇这才握着肉茎,慢慢塞进牝户内。

“啊┅噢┅”她一边塞,一边发出低呼,好象是享受,又象是痛苦。

魏元按捺不住了,他弓起腰往上一挺,“吱!”的一声,他的大家伙全插了进去。

“哎┅哎┅好宝贝┅”宣娇身子左摇右摆,前俯后仰┅她胸前两颗大奶子抛来抛去,卧魏看得兴奋,急忙用手去抓。

他掌心所触,宣娇的奶头已是发硬凸起,她气喘喘的∶“你┅你给我轻轻的搓!”

魏元用掌心的热力,抚着她的奶头旋磨,她两粒奶头胀大发硬,碰触在手板的厚肉上,宣娇似乎有说不出的受用∶“哎┅男人真好┅我喜欢┅噢┅太大了┅好胀┅”

她大声的呻吟,亦加快了动作,她骑在他肚皮上,不断的上上下下。魏元亦死命的弓起腰,用他的大东西去撞她的嫩肉┅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才另一次喷发。

这天晚上,魏元反复被她“榨”了三次,他虽然精壮,但最后一次已经稀薄如水。

他迷迷糊糊又睡了。

翌晨,魏元看着自己的脸色,吓了一跳,他只觉眼窝深陷,面是黄 一般。

“我这样下去,一定会死的!”魏元颓然坐下,他虽然三餐不缺,但对于上床,就视为苦事。因为宣娇反复无常,不时又鞭打他。

“听说长毛要剪辫子的,假如没有了辫子,我怎样见人?”魏元摸着额头,有做梦的感觉。

这天下午,魏元再被洪宣娇带走。

“好妹妹,我代你看了魏郎两天,现在,把他还你啦!”洪宣娇将魏元推向红玉。

吕红玉见他身上有伤痕,她脸色有点不自然∶“天王是否给我成亲?我就算他日战死,也有夫君认头呀!”

洪宣娇笑得很甜∶“鞑子的骑兵,被你杀得片甲不留,我一定遂守诺言!”

魏元忍不住了∶“不成,我已经娶妻,我妾子是王冰琴!”

洪宣娇一巴就掴在他面上∶“这儿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她望着吕红玉,面上又露出笑容∶“等一会就由天父作证,将魏元配给红玉!”

这是魏元第二次结婚。

太平军中人,结婚不必穿红,只摆起圣坛,祈祷即可。

魏元再“娶”了吕红玉,被送入洞房。

他垂头而坐。

吕红玉柔声∶“魏郎,这几日的事,我都清楚,我不会怪你!”她扒开他的衣服,鞭痕殷然。

吕红玉低声∶“洪宣娇打你的?”

魏元木然的点头。

“我以后就带你在军中,我要好好的保护你。”吕红玉现出前所未有的娇媚,她将他一推,两人就滚落床上。

红玉的唇不断吻在魏元的鞭痕上,她一边吻,一边用舌头去舐∶“痛不痛?”

魏元没有表示,他空洞的望着屋顶。

红玉的嘴,从他的上身往下吻,她又含着他的阳物。魏元那话儿被她湿濡的舌头撩捏着,又斜斜昂起。

“我┅好累┅”他轻搔着她的头发。

红玉的舌头撩在他的龟头上,她的舌头尖插进他龟头的小缝内,轻轻的喘气。她的气息喷在他的阴茎上,十分舒服,他叫了一声∶“不要。”

但红玉没有放弃,她将他整支肉棍都塞进嘴中,将口撑得满满的。她除了吮之外,还用银牙轻轻的咬。有好几次,他的龟头碰到她的喉蒂。

“唔┅噢┅”魏元浑身起了鸡皮,他的巨棒又全发硬。

红玉吮得很卖力,她的口水淌到他的肚皮上,她几次啜得他的龟头变形。

“噢┅吱┅”她用力的吸。

魏元不能再忍了,他急速的叫∶“我要┅”

红玉扯开裙子,她身上亦有不少伤痕,这是战场交锋所致。她肩头的刀伤,刚结上疤,难得的是,她一点也不觉得痛。

“让我来┅”魏元压着她,他抬起她一条大腿,阳具就斜斜的插了入去。

“噢┅雪┅雪┅”红玉牝户的淫汁虽如泉涌,但多日未尝大龟头的滋味,她容纳他时,还是要蹙眉∶“轻点┅”

魏元慢慢的将阳具直插到底,他轻轻的抽送。

“唉!哎┅好┅好┅”红玉接着他,身子抖得很利害。

她身上的伤口很多,根本就不宜做爱,但,红玉要燃点两人之间的欲火。

魏元抽送了十多二十下,她牝户流出来的淫汁越来越多。

红玉喘着气∶“好!有你这么一个男人┅我┅我死而无憾!”

她还想挺身来迎,但气力渐渐虚弱了。

魏元惊奇的停止了动作∶“娘子┅你┅你怎么了?”

红玉的脸由红变白∶“魏郎,我想┅我是不行了。”

她气息弱了下来∶“不个,我和你总算洞了房,成了夫妻,我亦算是魏家的人!”

她突然咳了起来,咳了几口,还吐出瘀红的血。

“魏郎,我不怕和你说┅那洪宣娇┅第一眼就看上你┅以她的性格┅她看上的┅一定要占有┅所以┅洪宣娇安排我去迎战鞑子的骑兵┅”

红玉苦笑∶“初时,我想不到她那么狠┅让我孤军迎战的┅”

“我曾派人向她请援兵┅可是┅她┅她和你┅”红玉又咳出血来!

“你究竟受了什么伤?”魏元扶着她∶“会咳出血来的?”

“内伤!”红玉苦笑∶“我挨了鞑子兵一锤,起初我以为没事,但┅回营后,我才知┅伤情重┅我没有让洪宣娇这女人知道,我要在她手上抢回你!”

红玉握着魏元的手∶“但┅洞房之后┅内伤复发┅我┅我知道不成┅”

魏元失声∶“那┅那我怎办?”

红玉指了指床下∶“那处有一箱子,内有令牌、路票┅还有百多两银子┅我不会让你再受她凌辱!”

“红玉┅”

“等一会天微明时,你拿了这些,从东门出去,记住,往北逃。”

“南方已成太平军天下!你要逃,一是出海,一是往北走!”红玉喘着气∶“我一时三刻还不会死┅你┅你一定可以活!”

魏元点了点头∶“但,我不能丢下你不顾,我们是夫妇啊!”

红玉叹了口气∶“我迫你成亲,只是讨个名份┅太平天国中人,勾心斗角┅唉┅你快穿衣服┅天明即走!”

魏元点了一头,他急忙穿回衣服,化妆成一小商人模样,从东门逃出┅吕洪玉还没有断气,她挣扎,她知道洪宣娇会来看她,她那时可以说∶“我死了,你也得不到他!”

魏元在午时已逃到城外百里,他往北行,果然逃避过兵灾战祸。

“家乡城破了,家人和冰琴又死了,我往那里去?”魏元望着苍茫大地,心中不知何去何从!

~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