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情色 >

炮轰桃花源

时间:2022-09-25 15:0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一、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

夜幕低垂,华打初上,一眼望去尽是红男绿女一片繁华景象。

此时,童大贯亦随着人潮走到**大楼的门口,也许因为人潮太多使他流了满额的汗,同样也令他与梅美相约在此碰面的时间略为晚了些。不过还好,并没有迟到太久。

“嗨!梅小姐,对不起!我来晚了。”

梅小姐原本有些悻悻然,此时看到童大贯转为笑脸盈盈的说。

“人来就好了!讨厌!”

她趋过身来拉住他的手似怕他会消失一样。

“先去吃饭吧!梅小姐。”

“都依你,叫我阿美啦!讨厌!”

“是!阿美。”

“讨厌!”

“嘻嘻…………”

“啊!不来了,你讨厌人家…………”

阿美讨好的向童大贯娇嗔。

而童大贯此时已开始盘算吃完饭后的下一步节目,他深信要占有阿美的话太容易了。

原来童大贯和梅美的认识实属巧合,而会有今天的约会与其说是梅美有意要报告童大贯,不如说是彼此被对方所吸引,而想进一步的接触。这是颇符合现代青年男女交友的原理,“只要自己喜欢有何不可?”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这位外表英俊挺拔而又能言善道的童大贯,因吃惯了女人的“豆腐”成性,也没有一个正当的工作,却又不可能一天二四小时全部放在女人身上,于是他闲来没事便四处溜跶。

他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刚出门没多久,便看到巷口有一辆厢小货车将一名女孩撞倒。开货车的司机似乎不知道他闯了祸,并没有停下来。

所幸货车仅为了闪避一辆突如其来的小轿车而从女孩的身旁轻轻擦身而过,女孩仅为轻微的擦伤,惊慌的跌坐在地上,地面上散落着几本公文。

童大贯赶快去帮女孩扶起来。

“要紧吗?小姐!”

“呜!哎哟!”

“啊!啊………那里痛?”

此时,童大贯发现这女孩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

媚眼朱唇,皮肉晢白,身材更是一流,看她穿着短裙露出大腿更极具诱惑力。

童大贯不由得心砰然跳动起来。

“噢!这里有点痛,不过没关系。”

童大贯往她指的“这里有点痛”的地方一看,原来是她的左大腿上。

粉腿美得令人想多看几眼,一向好色的童大贯此时怎能够放失这大好机会。于是便顺理成章的伸出他的“魔爪”在她的两条粉腿上游走。

也许真的是感到生理上的抚摸而减轻稍许的伤痛,也可能是心里的补偿作用。女孩并未感到真正的伤痛、反而觉得全身细胞活络起来。

“啊………噢………哦………”

她媚眼微闭,似乎有些陶醉。

童大贯游走一阵之后,才停止抚摸。毕竟这里是光天化日之下的街道上,况且小不忍则乱大谋。

为了抟得女孩的好感,期待有下一次的正式约会,童大贯“忍痛收手”,并帮女孩拾起地面上的公文。

女孩是一位上班族的职业妇女,在某大企业集团担任负责人的特别助理,算是有高尚职业而又有高收入的工作者。女孩也许常接触商场中冷酷而虚假的一面,对于童大贯潇洒自然而又“拔刀相助”特别有好感。

未了,他们亘道再见并留下自己的姓名及下次见面的时间及地点,才依依不舍的分手。

这位年轻美丽的女特别助理正是前面跟童大贯约会的梅美小姐。

童大贯已经有一个月的光景没有碰过女人了,自从罗春媛投入他人怀抱后。朵颐的上好食品哩。更何况春媛仍是想借他的种来帮她的丈夫怀孕生子以传宗接代。无奈她的丈夫怕她爱上他,而匆匆忙忙断绝他们的来气而毁约。

春媛的丈夫拿了笔钱当作毁约的赔偿金草草了事。童大贯向来吃软饭刚好可以用这笔钱来支出活费,然后重新开始,否则没有多久,童大贯就要坐吃山空。

童大贯的父母给一身足够吸引女人的条件,使得他在面对女人时可以左右迎源而大享齐人之福。

童大贯困然艳福不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月后他又遇到了梅美。


二、夕阳无限好人约黄昏后…………………………

这家料理店总共是四层楼高的建筑物,四周花草树木里面的摆设完全仿造日本的造型,而三,四楼格局成旅馆以供客人休息住宿用。

两人在愉快的气氛中吃了丰富的料理。

他们像情侣般的沉醉在爱河里。

不久,他们被服务生接待到四楼的一间客房里。队用说,男的有爱;女的有情,童大贯和梅美决定在此过夜,此乃人之常情。

童大贯在服务生离开之前特别交代:

“如果没有特别事情,请勿打扰。”

服务生瞄了梅美一眼,会心的一笑,匆匆而去。

梅美把落地窗帘拉上,然后将床头边的音乐按纽打开,侧头向大贯抛了个媚眼。

然后梅美开始宽衣解带。

当她解开胸前的第一颗纽扣,梅美的两颗豪乳立刻暴跳出来,在他的面前炫耀着。

她的皮肤细腻白嫩,等到梅美褪去上半身的衣服成半条美人鱼的同时,大贯也开始解开自己的东缚,眼睛更是盯着梅美诱人的胴体不放,口水也慢慢流出来了。

不又,两人都一丝不挂的站在对方的面前。她们迫不及待的亘相拥抱,热吻着,热情如火的燃烧着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梅美肌肤光滑而极富弹性,他疯狂的在她的身上狂抓乱吻,贪婪地。

“啊………啊…………唔………唔………噢………噢………啊…………”

大贯一手抓住一个豪乳,埋首中间用须子乱,刮然后咬住她的乱头猛吸。

乳头被他一阵猛吸,立刻坚硬起来。

“啊………贯哥哥………唔……唔……噢………好美………好………好………美………哎哟………嗯………嗯哼………贯哥………啊………啊………”

阿美兴奋使他全身的热血沸腾。

他用力的搓揉着豪乳,豪乳便不规则的摇摆。

阿美的胴体不停的忸摆,香汗涔涔而下。

她迷人的媚眼微闭,舌尖不时往外伸并围绕在双唇上下左右打转,更是迷人至极。

“啊………要………死了………噢………嗯………亲哥哥………亲……亲……啊………唔……唔………我……我…………啊………要…你……你……唔……哎………哎………”

大贯把梅美的大腿分开,那迷人的桃花洞便出现在她的两条粉腿顶间,淫水已流了一大片,他伸手一探。

“啊……唔……唔……唔……哼……用……力……用力………唔………不…要停………不要………啊………要……要死………死……是………是……唔……唔……啊………用尹……插……抽……啊……妹妹……好乐………唔……不要…………停…………”

“卜……滋………卜……滋………”

阿美的桃花洞相当狭小,这令童大贯更加满意。

童大贯再也忍耐不住,立刻起身将梅美的两条美腿放在自己肩上,随手抓一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上,这样可以插得得深入些。

“快快………快等不……啊………好人儿……给我……唔……唔……”

梅美急着想他的鸡巴,催促着。

“好妹子………我……我这就来………唔……塞不进……去………嘿……”

她急,大贯更急。

梅美的洞小,他越反而越不容易插进去。

“哎……哟……哎………哟……贯哥哥……行行……好……快……快给……妹妹………唔……唔……对了………就是………这儿………啊……插进……来……吧……插死……妹妹……嗯………嗯………”

她急得大叫,索性用纤细的小手握住他的阳具将龟头塞在自己腔口的位置叫大贯立刻冲刺。

“噢……噢……啊……对………对………用力………用力……顶住……顶住……啊……天啊……唔………好样……啊……好大的鸡巴……啊……塞得……好满……唔………妹妹……好胀……好爽………唔……我要………咬住它……唔……嗯嗯……哎哟……抓抓我……我的奶……奶子……啊……对……用力………干……干死………我……干……顶………嘘……嘘……快………快……妈呀………妈--妈………呀……我………升天……升……天了…………”

梅美被大贯干的死去活来,昏昏沉沉,娇喘着,口中一阵狂叫,双手在他身上猛抓,他的汗水滴落在她的身上交织着一片美女出浴图,因为她的香汗也早已漓淋而出。

滋!滋!噗噗噗!啾啾!啾啾!滋滋!

阳具在她的阴户内进进出,出使她更疯狂了。

大贯抽了一阵之后,觉得阳物奇痒难耐,龟头的地方更是赤热无比,他意识到快射精了。

女的并没有达到高潮,男的更想多销魂片刻。

于是他暂停下来,并借由更换姿势而获得暂时休息的机会,使他的阳精也暂时的忍住。

“阿美!你扒下来,屁股要抬高。”

“唔!贯哥哥………你好厉害妹妹都依你的。”

阿美的身材真是绝伦无比,这样的姿势使她的曲线更表现得完美动人。

此时,大贯从后面可以清楚的看清阿美那醉人的桃花源洞就在她那屁眼下的地方,仿佛在向他不断的召唤,阴户的周围尽是方才寻乐所留下的战果,像是沼泽地带的生态环境。

大贯爬上去,大手就抓着她的两片肥臀,阳具便对准着她的阴户。

“哎…………哟………”

阳具进去了,她舒畅的叫了起来。

又是一阵猛抽,阿美的那对奶子便不停的摇动,大贯的手也不停的去抓它们。

她丰腴的双乳经过他的抓拉使阿美更加的兴奋,阴户内被阳具猛戮淫水更不停的外泄。

而大贯则像一头第一次行房的猛狮一发不可收拾。

“唔……唔………唔………嗯……好丈夫………好爹爹……爹……好好………美………好大………大的……唔………鸡巴………唔……用力……用力………啊………我……来……来……啊………妹妺………快……来……了………”

“唔……妹妺………妹……等哥哥……等……啊……鸡巴被……妹……妹……妹咬得好……舒服………妺妹……的洞………好美……噢………等我……哥哥……快射………射……唔…………”

童大贯此时自知再也忍不住了,于是用力一阵狂插猛抽,把阿美的阴户搅得啾啾叫响。

十秒钟左右,大贯的全身一阵抽搐,阳具一阵抖动,便将他的阳精射向阿美的体内。

此时欲仙欲死的阿美被阻精一射,更是兴奋无比。身体一阵哆嗦,口中喃喃自语,火蛇吐珠似的,朱唇微开:

“唔………唔……啊………我………我……来啦………唔………”

阿美终于达到了高潮,倦伏在床上,被单都沾满了她的淫水。

两人经过一段缠绵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半夜,童大贯和梅美又燕好了一次。

可是,等到次日童大贯醒来时,已是快中什时分,服务生来问大贯是否生住,否则留宿时间已到必须退房。

大贯看到化妆台上有一封留信,信封上写着“童大贯先生亲阅”,而此时梅美已不在身边了。

童大贯似乎意识到什么事了。

“退房!先生。”

服务生知道童大贯不再住宿后,便很有礼貌的离去。

“大贯哥哥!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一夜的风流令妹妹永难忘怀。真希望夜夜风情长缠绵,可是今天妹妹奉老板之命要前往欧洲考察,恐怕短时间内不会返国。妹妹需要像贯哥般的男人,却也希望活得有目标、有理想。你的生命只有女人,总觉得缺少很多,不适合做妹妹长期的男人。仅以一夜报答贯哥哥拔刀相助恩情,希望下个女人会更好,再见!”

------分隔线----------------------------